Deni Avdija:前途似海,以苦为舟

Deni Avdija:前途似海,以苦为舟

如果在国际篮联重要赛事的四分之一决赛期间,你拥有一位能单场同时砍下16分、10个篮板、5次助攻、4次阻攻和3次抄截的「怪兽级」球员的话,你会在自家球迷面前做些什幺呢?绝大多数情况下,你应该都会和自己的队友和朋友们一起庆贺的,但德尼-阿夫迪亚(Deni Avdija)可不是「绝大多数人」,所以他返回了球场,穿回了球衣,然后练起了罚球。

「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情。我每天都在努力地练习罚球,并且会在无法命中它们时惩戒自己。不是我自夸,我其实是个很好的罚球手,只是因为在众多人的关注和各种情绪下打球,才让命中率打了折扣。所以我才要在没人打扰的时候再来这里练罚球,藉此让自己冷静下来。」Deni Avdija:前途似海,以苦为舟

这个18岁的年轻人对于自己当晚在罚球线上8罚3中的表现很是失望,因此他已等不及要进入新的一天或者开始新的训练了。在特拉维夫的这个星期四的美妙夜晚,他一直等到3000名球迷都离开球场,才与一位教练开始了自己的功课,此时钟表的时针已经指向了11点。

你可以去问这座城市里的任何人——特别是那些与特拉维夫马卡比俱乐部有关联的家伙——他们都会给你相同的答案。在一天的最后一个小时里练罚球可绝非炒作,阿夫迪亚本就是这里最刻苦的球员之一,而且他正在把赛后加练当成他的习惯。

「我在高中打球时也是这幺做的。在我们的比赛结束后,我仍然会回到球场去投球,具体数目连我都记不清了。哪怕我没有上场也一样。我的私人教练韦利科-佩洛维奇总是会在我身边提供帮助,并且在我下场休息时与我交流。他是我能有如此成就的重要原因。」在帮助以色列国青晋级世青赛四强后,阿夫迪亚如是说道。

在某种程度上,这也使得这位年轻的侧翼球员获得了来自全世界的关注。在他的脑海里,篮球不是用来自娱自乐的项目,也不是用来挣钱的饭碗,而是一种全无止境、永不停息的狂热。

「没有没有,从来没有(感到不适)……我的心理感觉很好,不论场上场下都是如此。今年夏天我没什幺閑工夫,只在马卡比队的赛季结束后放了两天假,我也因此觉得我的休息时间不太充足。我在赛季期间坐了很多次飞机,进行了很多训练,练得也很苦……但能来这里帮助我的队友们、在这幺多人眼前打球和达成伟大成就的机会是无可替代的。」

Deni Avdija:前途似海,以苦为舟

「伟大成就」四个字很好地总结了他的发挥。赛事期间,阿夫迪亚场均出场30分钟,能拿下16分、8.4个篮板、5.8次助攻、2.2次阻攻和1.8次抄截。当他在场时,以色列国青的百回合凈胜分高达14.2分。要知道阿夫迪亚2001年才出生,他可要比大部分同台竞技的球员(多出生于1999年或2000年)小整整两岁呢!也难怪整个Shlomo Group球馆里的球迷都爱上了这个身披8号球衣的小伙子,以及他的室友、身着41号球服的耶姆-马达尔(Yam Madar)。

「我为耶姆感到非常自我豪,他打得非常好。他是我的室友,我很喜爱他。我热爱他在场上做到的一切,而且我没法再要到比他更好的控卫了。」德尼在谈及自己对耶姆的感受时说道。

但以色列队中能杀伤对手的可不止阿夫迪亚和马达尔两人,立陶宛队就在四强赛期间无比真切感受到了这一点——Raz Adam拿下了以色列全队最高的17分,Eidan Alber得到16分,Amit Suss和Yotam Hanochi也分别有13分和11分进账,他们一同助总教练Ariel Beit-Halahmy带领卫冕冠军回到了四强的行列。

「你能看到我们在怎样地成长,能看到以色列队的教练们是如何在每一天的时间里教我们怎样打球、怎样拼搏、怎样永不言弃和保持进取心。所有能进入国家队的球员都会很出色,而且我们在更衣室里也有着很棒的化学反应。」这支球队的小领袖如是说。

事实证明,每当他们踏上球场的时候,这一切都会成为让球馆和看台座无虚席的完美理由。

Deni Avdija:前途似海,以苦为舟

「以色列的球迷们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。我本没想到这里会这幺有趣。不过我很高兴看到篮球在我们的国家不断发展,民众对我们正在经历的一切很感兴趣,这也让我很开心,非常开心。」阿夫迪加用英语流利地答道。

我们也给了他一个「说两句塞尔维亚语」的机会。

「Znam malo(懂一点点吧),」他笑着回答。他的父亲祖夫尔-阿夫迪亚(Zufer Avdija)出生于波斯尼亚,后来在自己的球员生涯期间定居在了贝尔格莱德。他在从1979年到1990年的11年间一直效力于贝尔格莱德红星队,还曾长期担任球队的队长。又征战了八个赛季后,祖夫尔选择了退休,随即移民到了以色列。

「不过我不太会讲塞语。父亲在我小时候没教过我,所以我真的很生他的气。在孩提时期,学语言是更容易的。现在我一直在试着去学,但我能认的词不多,所以我仍然很生气,而且因此感到有点伤心。很多球员和教练都在看到了我的姓氏后试图用塞语和我说话,但我让他们失望了。我只能说『抱歉请讲英语,拜託了』,然后他们只好如此(耸肩)作罢。」

Deni Avdija:前途似海,以苦为舟

阿夫迪亚在採访期间一直很耐心。他看上去真不像是世青赛四强球队中年龄最小的球员,或是本届世青赛所有球队中第二年轻的球员——只有英国队的Kareem Queeley比他还小几个月。既然已经到了争夺奖牌的时刻,成熟的心智也会帮助他应对外界期望所带来的压力。「没什幺压力吧,我们现在都很开心。然后,等到周六上午,希望我们会专注起来,再把比赛给打好。」

 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阅读